寻找普希金的足迹
2017-12-11 04:47:23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
禾青/文图


【选自《悦游世界》,购书网址:https://www.aihuacheng.com/Book/detail/id/1713.html】


俄国是个“出产”伟大作家的国家,随便一想便可说出一系列闪闪发光的名字:普希金、高尔基、果戈里、托尔斯泰、契诃夫、陀思妥耶夫斯基、屠格涅夫、涅可拉索夫、冈察洛夫……等等。

一个国家有这样多的具有世界影响的著名作家,在其它国家是不多见的。有人说,这是因为沙皇对内残暴统治,对外侵略扩张,激发了作家的反抗意识,作家不是圈养的御用吹鼓手,所谓“文穷而后工”,才能写出具有人民性和批判精神的伟大作品。

笔者没有作过这方面的研究,故不便妄加评论,或许原因是多方面的,上述论点只是其中的一个。

笔者想说的是,在俄国众多著名作家中,普希金堪称最杰出的代表,他几乎擅长所有的文学形式:小说、诗歌、戏剧、童话、民间文学……无所不精,被尊为俄国文学之父。普希金是位天才,12岁开始创作,38岁不幸离开人间,在短短的20多年间,创作了大量作品,用“创作等身”、“汗牛充栋”来显然都不为过。而其作品的人民性、思想性,使其成为无穷历史空间永远光芒闪烁的耀眼星辰。

我对普希金崇拜之至。

这次去俄罗斯旅游,想去的地方很多,其中就包括到普希金生活过、留下足迹的地方。

据我所知,普希金至少有两次住在莫斯科,一次是出生,普希金出生在俄国贵族家庭,与皇族关系密切。普希金很小就随家庭迁往彼得堡,他的小学是在彼得堡上的,这一次他在莫斯科的时间并不长。第二次是1930年,普希金因为受十二月党人及其民主自由思想影响,不仅创作了大量反对农奴制、讴歌自由的诗歌,还参与十二月党人活动,引起沙皇政府的不满。但普希金名声太大,一时尚奈何他不得,便以“调动”为由,变相将其流放到南方。尼古拉一世登基后为了笼络人心,把普希金召回莫斯科,与妻子娜塔莉娅租住在阿尔巴特街53号二楼。

我查阅了一些资料,没有找到普希金出生的地点,是无法去看了。所以,上午游完过克里姆林宫以后,便驱车去往阿尔巴特街。

阿尔巴特街在莫斯科市中心,毗邻莫斯科河,是一条并不宽大的小街,表面看并不起眼,但它的历史却很悠久,很早便有阿拉伯商人来这里交易,小街上店铺鳞次栉比,一家挨一家,繁华如我国的王府井。

因为刚下过雨,街上游人还不多。进去不远,右手有一座豆绿色二层小楼,墙上的铜牌告诉人们,这座楼便是普希金和妻子娜塔莉娅当年住的地方。

路对面有普希金和娜塔莉娅的青铜塑像,二人拉着手,十分恩爱,洗雪了泼在娜塔莉娅对丈夫不忠、害死丈夫的污水,还原了这位美丽善良的弱女子的清白。塑像普希金面貌清癯,风度翩翩,有风流诗人的气质;娜塔莉娅身段修长,长裙拖地,有贵妇风范,身材比普希金高。塑像没有拔高普希金,没有人为突出普希金的“高大形象”。

因为有了普希金,有了普希金和娜塔莉娅的爱情,阿尔巴特街成为举世闻名的文化艺术街、爱情街。

年轻情侣们在普希金和娜塔莉娅塑像前留影拍照,希望甜蜜的爱情能像普希金的诗歌那样美好和浪漫。而在塑像不远的街旁,便有一对青年男女,旁若无人的紧紧拥抱,相亲相吻,品尝着诗一样浪漫蜜一样甜美的初恋。

虽然雨刚停不久,街头画家便摆出自己的画作,音乐家便弹响吉他,书摊前已聚集了不少爱书的男女……虽然不是休息日,又是刚下过雨,但阿尔巴特街已显露出文化艺术街浓郁的书香和艺术气息。

第二天去圣彼得堡,虽然普希金出生在莫斯科,但他短短38年的生命历程中,大部分时间是在彼得堡度过的,学习、生活、创作、死亡……都在这座城市。普希金离不开圣彼得堡,圣彼得堡成就了普希金的伟大和永恒;而圣彼得堡也同样离不开普希金,圣彼得堡因为有了普希金而光耀世界。

涅瓦河是圣彼得堡的母亲河,河畔的涅瓦大街是圣彼得堡最繁华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,她孕育了包括普希金、莱蒙托夫、陀斯妥耶夫斯基等在内的一大批伟大作家。今天你走在涅瓦大街上,依然如走在普希金那个时代,仿佛那些文学大师就在你的身边,随时会出现在你眼前。不是吗?我们刚一走下汽车,便看见文化广场上的普希金塑像,在我的眼中雕像瞬间活了起来,飘逸潇洒、风度翩翩的普希金,在向你微笑,优雅地迎接你,欢迎你到圣彼得堡来,请你到文化广场参观游览,穿越时空,与你心仪的作家面对面交谈;请你到位于涅瓦大街18号的文学咖啡馆小憩,喝咖啡,聊天,在想像中感受和回味当年作家们聚会时的温馨情调和浪漫气氛。

当年,普希金、陀斯妥耶夫斯基、莱蒙托夫……都是18号的常客。这里,给了普希金创作灵感,说不定,他的《叶甫根尼·奥涅金》及其它一些代表作,都是在这里获取了灵感而创作出来的。

18号,还是普希金的悲情之地,他与法国少尉、沙皇卫士丹斯特决斗当天,就是在这里喝完咖啡以后,出发去小黑河决斗场的。这里,见证了普希金的凛然和崇高、流氓少尉的龌龊和卑鄙、无耻沙皇的阴险和残暴。

圣彼得堡另一处与普希金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地方,就是位于城南约20多公里的普希金城。原本是沙皇的离宫,始建于18世纪初,是沙皇彼得大帝为他的皇后叶卡捷琳娜一世修建的,称为“皇村”,叶卡捷琳娜就死在这座离宫内。以后不断扩建,增修了豪华气派的亚历山德罗夫宫、音乐厅、琥珀厅等精美绝伦的建筑,尤其琥珀宫,本名凯瑟琳宫,用了当时比黄金还贵重的超过6吨的琥珀,可谓价值连城,美轮美奂,珠光宝气,奢华无比,被誉为“世界第八大奇迹”。1937年为纪念普希金逝世100周年,当时的苏维埃政府将“皇村”正式改名为普希金城。

当年,这里是贵族聚集之地,贵族子弟学校设在这里,普希金就是在这里上的小学。普希金天赋聪慧睿智,8岁便会写诗,12岁开始文学创造,在中学时写了《皇村回忆》,引起轰动,显露文学天才。

就是从这时候起,他与沙皇结下不解之缘,以至葬送了年轻的生命。普希金从这里毕业后,被派到外交部工作,因为反对农奴制、倡导和宣传民主自由,参与十二月党人的革命活动,多次被变相流放、幽禁。尼古拉一世登基以后将普希金召回,没想到,这竟是普希金恶梦的开始。

一次,普希金与妻子娜塔莉娅在林荫道散步,被尼古拉看见。尼古拉是个好色之徒,顿时被娜塔莉娅美色所迷。为了得到娜塔莉娅,他多次邀普希金夫妇出席宫廷舞会,又匪夷所思地封普希金为近前侍卫。此时,普希金已经30多岁,他清楚地知道尼古拉此举不仅是对他的羞辱,更是为了能经常见到他的妻子,狼子野心十分明显。因为普希金正在创作《彼得大帝》,需要查阅宫廷档案,只好隐忍。

娜塔莉娅虽然也有贵族女人的通病——虚荣心,但她是个正派女人,断然拒绝尼古拉的勾引。尼古拉并不甘心,他想到他的侍卫、法国流浪少尉丹斯特。此人是位花花公子,玩弄妇女高手,被他勾引的女人没有不上钩的。丹斯特也在垂涎普希金的妻子,二人一拍即合。但在娜塔莉娅面前,丹斯特百灵百验的流氓手段也不灵了,娜塔莉娅拒不上钩。卑鄙的沙皇便与丹斯特勾结起来,大肆散布娜塔莉娅与丹斯特私通的流言。当时普希金的名望非常高,出了这样的流言,自然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和轰动,成为街谈巷议话题,搞得满城风雨,人人皆知。有一个所谓的“绿帽子协会”,居然一致提名普希金为该协会副会长,公开给普希金寄去《绿帽子荣誉勋章证书》,以示羞辱。

对于傲慢清高的著名诗人来说,这是多大的羞辱啊!

尼古拉表面装作对普希金关怀,实则火上浇油,一副为普希金愤愤不平的样子,对普希金说:“凭你的地位和威望,怎么能忍下这口气?不给那家伙点颜色看,你还有何颜面面对朋友!”

拿中国话说,普希金是力不能缚鸡的文弱书生,而对方则是职业军人、一介武夫。普希金心里很明白,要决斗自己肯定不会获胜。但是,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、名誉和妻子的清白,他断然决定与丹斯特决斗。

决斗那天,普希金很早就来到涅瓦大街18号咖啡馆,要了一盘甜点和一杯黑咖啡。这里是他心灵憩息之地,是他思想可以松弛下来的一块净土。是啊,社会的黑暗不公,到处充斥着虚伪、卑鄙、明枪暗箭、尔虞我诈……使他防不胜防,疲于应对,消耗了大量精力,他感到精疲力竭,犹如得了一场大病。只有在这里,他觉得才是安全的,可以坦诚地向敞开心扉,吐露真情,无拘无束、无所顾忌地讲真心话,悄悄话,只有它,才是不会出卖自己的朋友。如今,普希金要向这位朋友告别了。普希金想到这里,心中升起一丝伤感和怅惘,恋恋不舍地环视了咖啡馆一周,作了最后诀别,毅然走出咖啡馆,向决斗场走去。

丹斯特是无赖,不守信誉使用卑鄙手段是不足为奇的,即便他不使用卑鄙手段,结果也是注定的。不过,普希金当时并没有死,抬回家两天以后才死去,年仅38岁,“俄国诗歌的太阳沉落了”。

普希金在弥留之际,握着妻子的手说:“你没有错。”嘱咐妻子自己死后,带四个孩子回农村去住,守两年丧以后就可改嫁,一定要嫁一个正派的男人。

娜塔莉娅为普希金守完两年丧以后,并没有改嫁。后来,有位正派军人向娜塔莉娅求婚,娜塔莉娅断然拒绝了,她没有听从丈夫的嘱咐。

普希金死时娜塔莉娅刚24岁,她把心思全用在抚养和教育四个儿女身上,一直未嫁,直到51岁病逝。

泼在她身上的污水,对她恶意诬蔑中伤的流言飞语,都不攻自破,她用行动证明了对普希金真诚的爱和忠贞。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